日本东山再起20年之三:借助外部力量进行改革的汽车业

90年代日本的经济状况

日本经济应该是在80年代经历泡沫时期,在90年代泡沫破灭。日本终身制的雇佣关系以及“系列”话的公司关系也受到了挑战。依赖外界的力量进行变革成为必然。日产就是其中典型的例子。日产是90年代失去自信的日本企业的象征。

1999年日产接受法国雷诺融资的需求,已经到了不得不接受外资的情况。2005年日产宣布重建计划全面完成。其中发生重大变化的就是在戈恩指导下严厉的改革措施。

降低成本,面对市场,摆脱系列:日产的改革

戈恩上任后带出来了一批“戈恩之子”。他们以消减成本、责任明确著称。然后这些人被派到全球各地执行戈恩的理念。其中介绍最多的就是中国。

其中几点:

1:摆脱“系列”公司的供应,降低成本

在裁员、降低成本成为趋势的情况下(成本被要求至少降低20%),日本的“系列”供应链条也受到了挑战。

日本以前的公司,很多时候大的汽车厂家通常会采购由这些厂家的领导办的或者管理的零部件公司的产品因此价格会比较贵。但在日本这种会被认为是很正常的。下面这些公司通常被称为“系列”公司,有些系列公司甚至于日产建立了50年以上的合作关系。

而现在经过戈恩改革,日产不得不向全球的更便宜的配件厂家去采购。这些系列公司就面临着倒闭或者消减员工的压力。很多系列公司也同意配合成本消减计划。

90年代之前,也就是泡沫经济时期,日本企业以技术为主,因此在增加成本的情况系下,只要能卖出去,就算增加了成本也不怕。但90年代后,这种理念发生了改变。

2:责任明确,严格按照计划执行

年初制定任务,然后按照这个去执行。否则工资、奖金都会受到影响,有些会有15%的降薪。

commitment:明确责任,直接和工资和职位挂钩。通过考核决定。

日本人的勤奋精神:用疯狂的工作来形容不为过。不过勤奋的日本人被懒散的法国人给投资了。这点也值得思考。“we couldn’t rest,except we leave”。

国际化影响及中日法差异

雷诺的布局:日本在泡沫经济后,雷诺乘虚而入。戈恩为雷诺的2号人物,他看中的是依赖尼桑来打开亚洲市场。因为在05年的时候完成了日产的布局后,戈恩就作为总裁回到了雷诺,雷诺也宣布独立进入中国市场。

法日中的链条关系,中国在链条的最末端:雷诺压着日产在做改变,日产的人在中国压着东风的人在做改变。中国的管理人员在日本人面前没有面子,日本人在法国人面前同样面临这个问题。

东风也是一个很大的企业,但却在生产着日产的车。日产在被投资的情况下至少还是在生产日产的车。

中国员工的责任心:骐达广告语讨论会上:中方只有一个副总发言。其他人都不发言。日本人认为大家都应该贡献自己的才智。因为在日本的大家认为对公司有利的都会去发言。但在中国好像上面人说行了,下面的人就直接会去做。

“中国员工的真心话到底在哪里?”

国际化发展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接受不同的文化是全球化时代发展的基点。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