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

4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一直在太原。见证了山西的风沙,破烂的道路,和全国几乎所有城市一样的街景,当然最重要的是看到了差异巨大的收入。收入差异主要来自于运气和背景。近似的街景则让人不由地微微质疑我们发展的模式和方向。如果全国的城市都变成一个模子出来的,那么就太少了惊奇。但如果让百姓为了保持风格的独特性而过不上“尊严”的日子,则似乎也说不过去。无论怎么说,有模子借鉴和没有模子借鉴的发展速度还是不一样的。就拿高速路来说,如果哪个城市说我要建一个另类的告诉路,那肯定会遭到反对。尤其是在追求短期政绩、效益的今天,很多城建方面的尝试还是不允许的。不过话说回来,如果经济领域里面在不断更新,我们看书都马上要用上iPad了,那么政治领域、公共大区域方面死否也确实需要一个尝试才行。

一般来说,垄断的行业创新就少。难道说什么时候政府也有竞争了,才能有创新。德鲁克很早就说过,现在我们的工商、经济等已经发展了很多年了。但我们所用的政治、社会管理理论却还是停留在16-17世纪的时候。这可能就是症结所在吧。从这样一个角度讲,估计政治理论领域的创新是必然地。

中间还去了太原东南方向的长治,有意思的是长治人很喜欢长治,主要可能是因为那儿有山有水吧。

30号回的北京,回来后第二天就陪朋友去了圆明园。圆明园去了很多次,每次喜欢的都是福海。这次新奇的是中间不断有穿着古代皇上和妃子、宫女衣服的人在绿树绿水之间行走,给人以恍惚。这可能就是创新吧。其实自己上次去了平遥之后就觉得,平遥可以搞成一个真正的古城:穿古装、行古礼、用古制。至少比现在满城尽是“厕所一次一元”要强很多。

Picture 015

2号去了司马台长城。北京八达岭长城的拥挤自己是领教过的,后来带朋友又去了慕田峪长城,感觉不错;还自己去过黄花水长城,但可惜更多是看水了,就没有上长城。这次决定再去一个新的。司马台长城在北京的东北角,因为密云山势较险,因此这段长城据说也是最雄伟的。去了之后发现时有一定道理的。除此之外,就是因为下面有一个小水坝的原因,给长城增加了灵气。以往去长城,经常因为各种原因没有爬太多。这次倒好,在小伍的陪伴下居然爬到了允许的最高点。看来人类认定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是有道理的。借用古人和路人的两句话,不到长城非好汉,不爬长城非好狗。小伍确实是好样的。

Picture 162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无事闲聊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