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的历史

朋友两只小乌龟,被自己晚上带到了欢乐谷里面进行放生。不是自己信仰什么(早期ghost备份一般的教育,让我们确实无法再信仰别的东西了),而是觉得既然是生命就应该到体现他价值的地方,而不是简单让我们变成粪便。

于是在欢乐谷快关门的时候进去,然后找到自己熟悉的地方打算放生。感觉中,自己熟悉的地方,他们也应该适应起来快一些。开始都没有任何感觉,就是在将他们倒入水中的那一刹那,看着其中一只比划着四只短脚向远处灯光照来的深处游去的时候,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激动与感伤。那里才是他们的家啊,但那黑乎乎的深处对他们来说又意味着多少危险与舒适啊!感觉就像小乌龟带着自己生命的一部分走了一样。回头看看盆里面另外一只,还在努力向盆里面爬。呵呵,可能只太熟悉这个小盆的缘故吧(故土难离啊!)。

反过来看,这何尝不是我们自己对待生命、对待机会的两种方式。

放生的历史没有考证过,但放生的一瞬间体验到的那种生命起航估计是让以前的大和尚们放生成瘾的重要因素之一吧。

周三早上去客户处,因为太早,吃了早点就溜达,结果溜达到了徐悲鸿纪念馆 – 传说中、梦想中一直想去的一个地方。

徐大师的画我就不评论了,主要是在观瞻的过程中,自己不断冒出来的一个念头:大师在画这个画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呢?白纸、颜料、画笔,这些没有任何生命的东西,在经过一只手的摆弄后,最后成为了一种激情的凝结。大师作画的过程中肯定也就是看到这种生命与激情逐渐凝结起来的过程。从这个角度讲,大师作画过程中的体验,应该跟大和尚们放生一瞬间的体验一样吧。

综合来看,放生、作画就等于生孩子,就等于自己生命的延续。呵呵,这个高度够高了吧。

IMAG0303 IMAG0304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