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敏感阶段

小的时候(中小学时候吧),总觉得自己过于敏感。

大学时候,这种敏感状态最佳。一方面对别人的看法可以不理不睬,另一方面对外界的观察总能积累成一些想法,变成一些小文字。每每反过去读的时候,还觉得对自己也算是一种收获。尤其是上海的时候,早上如果早醒来了,那肯定会想到一个让自己很感收获的东西。

现在倒好了,只能用一个颇感麻木来形容。就连在北京的两次大搬家,自己也是用1分钟不到的时间就完全适应了。

从极端的敏感,到正常的感知外界,到麻木不仁。为什么会这样呢?原因很容易归结到年龄。不过在我看来,更多还是环境使然:如果一个人一天到晚吃的都是面条,那么十年过去了,你即使给他吃泥巴,他都会没有感觉的。同样,处在目前这样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全国上下,男女老少,前后左右都在谈唯一的一个东西:钱。你不谈都不好意思。你不想更不可能。结果就真出现了马克思说的“异化”。早期学习马克思的这个理论的时候,觉得可笑,人无论如何都应该是主导的啊,怎么可能让钱主导人。现在看来老马的说法更多是一个成人对现实社会的正常感知而已。

次次想突破,但都发现很难。关键在于,钱这东西作为一种符号给人除了物质意义上的占有外,更多带给人的是一种期待:如果有了钱,再去……但其实钱真能带给我们……吗?可怜我这种已经完全单向度的人,好像已经没有多向度的逻辑了。

不过一次在深圳一个出租车司机还真是教育了我:他说没准新生代会对钱看的淡一些,我们这代人是穷怕了。嘿嘿,集体性穷怕吧。

因此逻辑是这样的:集体性穷怕–>经济快速发展–>金钱至上–>单向度的人。好在希望是好的,因此生小孩还是有好处的:至少让自己可以亲密接触一下多向度人的生活状态与态度。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