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灵魂叹了一口气(灵魂的屈辱)

半夜,因为小胖的淘气,醒来。到楼下找弄出动静的小胖。回来继续睡觉。躺下的一瞬间,一股无名的酸楚袭来。具体还不好形容,但最明显的感觉就是一种灵魂深处极端的屈辱。来的非常强烈,也很短暂。搞得自己都有些莫明其妙。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来自何方呢?

于是就仔细品味刚才那种感觉。现实生活中为了生计正常工作,最近也没有遇到什么事情。那怎么会突然有那种感觉呢?于是慢慢感到那种感觉好像不是来自于大脑,而是来自于心脏与大脑的综合反应,是一种无奈+愤怒的综合情绪。这是一种平时白天没有过的体验。首先白天自己更多是一个大脑动物,什么都是大脑在发思考,在发命令。结果突然间,发现其实除了大脑之外,心脏,或者心脏与大脑的互动,或者甚至是在他们俩之外,自己居然还有一个东西是有主体意识的。我想到那应该是灵魂吧。嘿嘿,如果这样说来这应该算是自己与自己的灵魂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吧(或许以前有过接触,但却没有让自己意识到)。

啊,原来自己是有灵魂的啊!30多年了,它就那样伴随着自己,躲在身体的某个角落里。任由自己的身体胡乱在空间中乱动、膨胀;脑子里面进进出出各种自己认为有用的没用的所谓“信息”。突然在这样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在身体处理完小胖的淘气后,在大脑多少有些迷迷糊糊,身体也行将就木(要躺下睡觉)的时候,我的灵魂在存在了30多年后,在里面叹了一口气。

因为基本上缺乏互动的缘故吧,因此自己的身体、大脑一下子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起问道:谁在里面叹气?但再去寻找的时候,却又没有了声响。于是连我自己都怀疑刚才那个感觉真是自己的吗。(不过现在想想,那应该确确实实是自己的灵魂才对。小孩刚出生,基本上是一种肉体的动物;慢慢地大脑发育了,大脑成了主导,变成了智慧生物;但可惜的是,我们的教育更多就让我们停留在了大脑阶段。各种激发我们灵魂的方式,例如宗教等都多少都被社会主流所排斥了。唯一的手段就是共产主义大理想,但因为在实行的过程中缺乏好的形式和手段,也被我们自个逐渐排斥了。于是我们就停留在了智慧生物阶段 - 还谈不上是个完整的人。嘿嘿,自己的一种推理。当然是用一种智慧生物的方式进行推理)

我的灵魂突然跑出来叹了一口气,然后又进去了。它的酸楚,它的屈辱是什么呢?如果是肉体动物或者智慧生物,那只要吃饱穿暖,而且可以在任何的环境下理性地寻找到最优的活着方式就可以了,但我的灵魂跑出来叹了一口气,彷佛是说,梁海宏啊,你们活得也太窝囊啦!仔细品味了它的叹气后,我知道它指的是什么:理性最优化地活着固然重要,但现实中有多少与我们相关的事情是我们每个智慧生物作为主体参与其中呢。社会的边缘化(智慧生物之间的边缘化)、制度的边缘化(制度将整体智慧生物边缘化)、文化的边缘化(满足肉体需求的物质文化,和满足智慧生物的生存技巧文化对灵魂愉悦文化的边缘化)等等这些彷佛都在那一声叹息中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我的灵魂叹了一口气(灵魂的屈辱)

  1. 永祥说道:

    深有同感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