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师弟,老师

去上海见客户,中午顺便和师弟吃饭,中间谈起了自己以前在上海的老师。于是临时打电话去看望一位自己很佩服的老师。

研究生时候看这位老师关于马克思社会发展理论的研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文章的主要思想还有概念,但其中精辟的论述却已经模糊了。为了写这篇文章,这位老师年轻时候费了四年时间整理自己的思想。

小区还是小区,房间还是那个房间,连老师和自己坐的位置都与近十年前一样。那个时候是我和师姐、师兄三人去找老师聊毕业论文的事情。老师的房间布局也变化不大。时间在这里好像一下停滞了一般,专门是停下来让人多思考一些东西,多享受一下思想的乐趣。外界的各种大幅度的变化在这里好像成了桌上的试验品,对我们不会产生影响,反过来只是我们研究的对象而已。

从下午1点一直到4点多,我们没有目的地随便聊着。而且因为没有了以往论文的主题,因此显得更加放松。真是值得让人珍惜的一个下午!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