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和政府性质

最近有些愤青,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记录下自己的所想 - 即使不正确,也是这段时间自己的一点想法,现实是否改变我倒觉得无所谓。嘿嘿。

 

清明节放假是去年一批高高在上的人提出来的,可怜的五一节就没了。参与提出的清华教授说还打算逐渐消除十一长假。而今年更有浙江大学的人说出要实行6小时工作制。我的想法很简单,对于这些严重脱离经济主要环节的人,让他们回家玩去,否则只能招人烦。

清明节到了,但我们公司没有一个人知道清明节怎么去过。很简单,都是外地来京人员。不是我们不尊重祖先,也不是我们不想吃寒食。进一步想的则是,以后长了的话,会不会清明节、端午节之类出现小春节的现象。因此只能对这些人说,玩去吧你们。

 

为什么要考虑政府性质,主要还是由看着这几年国税不断增加、通货不断膨胀想起来的。就我个人看来,政府其实也就是一种企业。就如以前说的,也是由交换关系组成的。不过是绝对的寡头企业而已。寡头企业的典型特征就是垄断性,客户变成了就范者,利润高不可攀。税务其实就是公民支付的政务价格。但这个时候消费者说了不算。不消费是要坐牢的。这就比如你去吃面条,如果不吃,就要坐牢,或者让你喝泔水,你愿意接受哪个?从这个角度讲,西方的选举多少类似招标。不一定好,但多少会有所顾忌。

不过我自己有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就是拆分政府。将政府的各个区域,各个部门全部拆分开,然后进行更大数量、规模的招标。就户籍管理而言,银行系统肯定比公安要强,至少银行没有账户重叠过。统计吗,调研公司成本肯定会低很多,至少他们有质量复核,而不像统计部门,就会发文,千元为单位居然动不动就四舍五入。法院就更不用说了,70岁老头都有资格竞标,毕竟他不会将许17万判无期或5年,最多是拍拍肩膀说,小伙子,不是别人的不要拿,钱退回来就好,下不为例啊。这样还给中国挽回一个青年。公安建议物业公司去竞标,一个月那么点钱就能请到那么勤勤恳恳的保安。如果经费再多点,配上狼狗,估计晚上没有路灯都没有人赶作案。交通就直接交道路清洁人员,违规处罚+清洁,多省事。

有些说远了,其实道理很简单,竞争出效率,竞争出精神。而且看书的时候突然形成一个假设:破解中国通货膨胀的法门可能就是政府机构缩编。具体验证吗,后面得好好推理一下,看看是否成立。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