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是条狗

黑子三个月大,英国可卡。因为特殊原因与我们相处两天,结果极尽其淘气、新奇之本色。我想他的任何举动之一,如果我在家里做了的话,我老婆马上就会送我进精神病院了。他可以连续地跟着你,然后咬着你的裤管不松口。他会用嘴巴咬着空矿泉水瓶,然后用尽浑身的力气去摇头摔打。但在我看来,这个时候受伤的往往好像不是矿泉水瓶,而是他的两只大耳朵。他会极尽夸张地表演“丢了西瓜,拣了芝麻”的游戏,任何东西只要在他眼角出现,他就会立马丢下嘴里的东西,然后去咬这个东西。当然他也有安静的时候,那就是用1-2小时用力地咀嚼他的磨牙零食。那种“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让我又想起了徐三多。甚至到了惧怕的小胖,因为哈喇子的吸引主动靠近他的程度。当然还有他随地小便的自由精神了。这可能是自从人来进化以来全人类都没有了的自由。

黑子是完全一团黑,我有些时候看他的时候甚至在想,他有脑子吗?但当他更黑的眼睛因为水汪汪的反射光芒被我发现的时候,我才从心底里默道着,这是多么纯洁、可人的一个“阳光男孩”啊。试想想,三个月左右,就来到一个陌生环境,居然整天大摇大摆地乐观向上,主动与被吓得躲的老高的Larry与小胖打招呼。而且在自己被陌生人批评后依然这么深情默默地看着批评施加方,难道还不是“阳光男孩”吗?

黑子的出现可以说完全打破了我们的“既然世界”。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一只黄猫,一只黑猫。两个整天劳作,两个整天睡觉。一日又一日,一个楼板下,四个生命就这样不断演绎。黑子突然来了,呼哧呼哧乱跑一通,好像是说,“这里很好玩啊,那个黄家伙和黑家伙为什么总是站那么高啊!(蜡笔小新的口吻)”然后又忘了自己说了什么,继续乱跑。在他的精神世界里自己肯定是西部牛仔,帅呆了,周围的印第安人只有傻愣的份了。不过在我和小胖、Larry的眼里,“这个小屁孩,瞎跑什么呀。”确实相对我们的年龄来说,3个月的黑子绝对是小屁孩。

不过就是这个小屁孩让我知道了自己原来生活在一个自己多么想当然的“既然世界”里,而且想到我们多少人都是生活在自己的“既然世界”里。在这个既然世界里,各种各样的事情大多数都是安排好的,都是有规律的。若你不按照规律来的话,那就要被送精神病院了。既然世界让我们觉得很安全,也很放心(黑子就整天让老婆提心吊胆)的。但既然世界也很多时候很缺乏原创性,就如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用脑袋和矿泉水瓶做碰撞实验。

既然世界里,我们活得都很安逸,也很安静,即使寻找刺激的东西也是既然世界的产物,例如我们想去旅游,但还没有出去,就已经知道了那边的大概情况,因此新奇也就下降了很多。从这个角度讲,我多少知道了佛为什么都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了:因为他参透的东西太多了,任何的因缘悲喜之前就掌握的八九不离十了,他自然无需(估计也不想)去探个究竟了。这就如中午时候一个大人在睡觉,一个小孩却非要去闹腾着买冰棍吃。小孩期望体验那种冰、甜的感觉,而大人只要略微一想,就知道那是多么无趣的事情了。于是随便给小孩五毛钱,然后又睡去。小孩欢天喜地地体验了一次冰与甜,大人却只是梦中扔了五毛钱。境界的高低立显:梦享(想)他人荣华富贵。而且与孙猴子费了老大劲翻跟头结果最后还是在如来佛手心一样。

既然世界就是这样。不过可怜而且可悲的是,很多时候我们以为是原创世界的,其实却是他人已经掌握的既然世界。就如黑子的原创世界最后其实就是我们的既然世界。而且我们有足够的把握将他的原创控制在我们允许的范围内。不过话说回来,你不去不断地原创也无法知道到底是哪个世界。这就是人生富有挑战性,有些时候又显得可笑可悲的缘故吧。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