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又一次一个人行走在路上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哼起了《在路上》,看来刘欢确实是属于70年代人的。
 
已经累的不行的时候,走到了一个几乎被外界遗弃的地方,除了走起来碴碴作响作响的石块路外,别的东西好像全被午间的太阳蒸发了。一个人走着,像往常一样一个个严肃的问题开始浮现出来,需要自己去解答。这让我想起了切.格瓦纳,想起了耶稣,为什么这些人都是在行进过程中完成其思想的积累。因为只有摆脱日程规律生活的束缚,只有在身体完全投入到几乎麻木的规律运动中,只有外界的刺激简单到无以复加,人的大脑才能思考一些它认为重要的问题。
 
走完石块路,转入一个桥梁,两边水流缓慢,满空无物。桥梁为钢架结构,宽一米,长20多米,高高地架在河流尚,让我想起了了Delta force或medal of honor中的景象。走在上面铿锵作响,而我的答案也逐渐浮现了出来:人生的意义说白了就是在不同维度上的拓展。这是人的天性所决定的。我们喜欢历史,因为我们想在时间的维度上走得久远;我们崇尚科技,因为我们想更好地走向未来。而我们得涉足、旅游是空间方面得扩张了。在时间和空间的大维度下我们不断地希望像里面填充自己认为重要的内容:经济、政治、生活、艺术等等。也许这就是生活的维度吧。
 
又行进了1个多小时,又是不经意间转入。本来以为10多分钟的路程,结果1个小时没有走完。高大的树木、野草、平展的荒地。中间除了野鸟之外,好像没有看到别的动物。安静的环境里人才能够完全静下心来:当然中间除了偶尔少许的安全担忧(没有带通讯工具的单独行动有些时候是多少有危险的)。人活着就是受外界的刺激太多,最后甚至不知道自己真的想要的是什么。在过密的刺激中,本能的反应反而迟钝,社会通行的反应成为了降低行动成本的一种有效手段。什么是习惯,习惯就是最大可能降低风险的动作。包括我们的对我们生活的评价也已经不是我们自己所能做到的了,因此很多时候我们都是演员,演给自己,演给别人,演给自己想像中的别人(其实有些时候别人没准也这么想,结果反而成了每个人都认为这件事情上自己是演员,没有人想当观众,结果大家都是演给了假想的观众了)。这可能就是生活的戏剧性吧。
 
生活的维度加上其戏剧性,形成了生活的张力,大千世界由此产生。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在路上

  1. 说道:

    兔子我从没有一次像这次这样,肯定和附和你的说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