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糊的高度

这几天晚上碰上的时候就看凤凰卫视的《毕业生》,厚厚的书本、参考资料,纯朴、无奈、希望、鲜活的面孔。让我不由得想起冬天穿着破大衣在路灯下背书,上厕所、吃饭都跑步,早上在县城里面跑一圈,吃饭除了充饥好像就失去了其他功效,大冬天睡没有暖气,甚至连玻璃都没有的教室,早上一起来还得把床板在教室后面搭起来,深夜老鼠冻得没地方去,钻进自己被窝,看着谁都觉得羡慕,看着谁又都多少瞧不起,每天极端充实又极端疲劳,茫然如行尸走肉,夏天再热也能穿长裤,而且能坚持在没有风扇的教室里一下午不出去,考试故意迟到……的日子。
 
那种日子永远的过去了,太值得怀念,又感觉太不敢去品尝。多么的风光,又是那么的沉重。感觉很熟悉,又恍若前世。丰富多彩,又像黑白照片、无声电影。以致回家的时候,在新修缮或建造的宿舍、教室前无所适从,仿佛都属于自己,但又好像都与自己无关。明显的想把痕迹保留,但保留下来的却好像都是别人的东西。
 
曾子墨在片中说,多年的减负好像没有发挥作用。我心里咯噔一下,减负了也就意味着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了那些苦,也就没有了哪些苦中的感受。就像学校模糊的痕迹一样,回过头去甚至想,这一切真的存在过吗。特殊的情景,造成的特殊的感受,一生也就那么一次了。除了感受,就是对个人潜力的极端激发了。没有经过那么一遭,有些人可能一生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能扛多大。
 
想想大学里的众多无聊,工作中的众多无奈,生活中的众多妥协,能够那么集中注意力、旁无所顾地好好投入一次,真是一种莫大的享受,一定程度上也算是成就了一个人一生的一个高度吧。尽管现在想来,那个高度因为过度投入的缘故是那么模糊,但还是值得好好珍惜!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模糊的高度

  1. Unknown说道:

    梁兄,有时的可爱之处就是会猛然制造一个极端,但这有时又是可恶之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