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秋天(周五晚)

又一个星期过去了,又一个夏天过去了。北京的秋天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来了。

北京的秋天是最美丽的,天高云淡。早晚空气中带着北方乡下特有的凉意,暗示着季节的更替,时间的流逝。不过在城市拥挤紧张的空间中,这种感觉也往往是一晃而过。正因为此,每次来的时候,让人觉得似曾相识,又仿若隔世。

北京的夏天是炙热的,炙热的让人觉得百无聊赖,仿佛进入一个大焖炉,无边无际,无上无下。除了想着尽量让自己凉快下来外,一般好像没有更远大的理想了。这点好像与北京特有的浓厚文化氛围不相符合。与夏天的嚣张相反的是,北京的冬天往往是紧绷着的,仿佛一块皮革(让人想起巴尔扎克的《驴皮记》),紧紧绑着,好像一不留神就快裂开了似的。因此就一直僵着,同样的无尽无止。就连传统的春节喧闹好像也不敢过于张扬,唯恐一下子将整个冬天裂了开。

夹在两个“漫长”之间的秋天和春天因此就显得特别短暂。春天往往是刚庆幸排摆脱了紧绷的“驴皮”,就被扔进了焖炉。秋天则刚好相反。因为摆脱了紧绷,因此春天往往多少是有些放肆和欢快的,好像浑身的能量被一下释放了出来。而喧闹的过火,就进入了夏天。秋天则不同,在焖炉中呆的时间太长了,浑身仿佛虚脱了一般,什么都蒸没了。只剩下了一丝丝游离的精神,仿佛“天高云淡”中的“淡云”。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秋天是精神的,而春天是肉体的或物质的。秋天一切即将萧条,因此反而被看淡;春天万物生机,却引发深重欲念。从这个意义上说,秋天更具有形而上的味道了。

突然想到了发哥拍的《秋天的童话》,如果名字改成《春天的童话》,不知还能否在有了年纪的人中留下这么深的印象。看前者,让人想到的是一个闭合的故事假想。童话是起点,秋天则暗示了童话的分量必须是形而上的,因此秋天暗示了结束,暗示了高度。因此这个片子最后发哥经典的笑容就自然而然了。但如果是后者,两个都是起点(童话、春天),则让人感觉这个故事是会一直发散下去的,没有暗示高度,也没有暗示结束,因为两者都是起点。这多少与中国人的思维有些出入。

突然发现有些离题了,北京的秋天好像还没有说清楚。什么原因呢?就如开始说的,秋天给我们留下的印象已经“仿若隔世”了,只会在有些时候“似曾相识”。这有些时候则就是,当我们上下班一个人疲劳地走在拥挤的马路上,偶尔嗅到秋天的凉意,而周围的嘈杂、拥挤却如宫崎骏动画世界中的周遭一样慢慢升起并变成虚无缥缈的时候。而一旦走进了办公室或者回到家中,水泥结构的保护,IT世界的触角,让人仿佛进入温室一般。自然的冲动自然消失,人工的环境带来的只是人工的欲望和巴浦洛夫“反应”。

 

两个人共同的出差,小白离我们而去。
由此首先想到的是掉下窗户时可能的情景,以及中间无法忍受的恐惧以及最后所有这一切的结束。然后想到的是以前很多对它不好的地方,就不由心痛,泪欲下。
想起自己的疏忽,那个只关了纱窗的窗户。
想起它的调皮、年龄乃至性别。
想起与它同来的小胖,想起以前自己的无情,它带着无辜和恐惧逃脱情景。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无事闲聊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北京的秋天(周五晚)

  1. richard说道:

    My God, 原来在老黑紧张着的驴皮下面,还有如此感性的心灵,书写出这样优美的文字 呵呵呵,佩服

  2. lao说道:

    汗颜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